Judy & Jarvis 我們的愛情故事 老少夫妻的日常

幸福絕對不是必然,但在困境之後,我們才更懂得珍惜彼此,我和老公之間的愛情故事(上)

說起我和老公的相遇就更加奇妙,老公大我15歲,年齡的差距就和Judy & Jarvis一樣,說起認識他的過程,就更加的有趣,大學我迷上了postcrossing,就是和世界換明信片,當時我正經歷分手,不知道怎麼的,就將自己的心情寫給了一個陌生人(當時我是用信封寄出),沒想到收到了他溫暖的回信。

一句:「我害怕的是,當愛無所不在時,或者在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愛中,卻喪失了愛的感覺。」讓我大哭一場,原來我們都太將自己擁有的幸福是為理所當然,直到失去的那一天,才知道自己根本不值得擁有,從那天之後,我們就固定寫信給對方。(對了,這句話是出自《長腿叔叔》的)

我們就這樣通了一年的信,直到有天他決定來台灣公幹,我們決定見上彼此一面,沒想到一見面,就像是天雷勾動地火,當下我就認定了他是我生命裡的Jarvis,約會幾次後,沒多久就發生了關係,原來我們都喜歡《長腿叔叔》,自此之後,我們的書信都會以Judy & Jarvis來稱呼自己。

四年的筆友兼遠距離生活,我們已經習慣了彼此的存在,後來我才知道,原來衣切都是緣分,我因為失戀而寫postcard給陌生人,而那時的Jarvis也正經歷著傷痛,他那時剛好因為人生迷網期而結束事業,當背包客遊歷世界一年,但始終感覺很迷網,工作不順,還經歷離婚,孩子跟著媽媽住,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,收到我的明信片,就好像有個知音人一般,我們互相通信,給與彼此很深的安慰,期待著郵箱裡的信件,彷彿變成了每天的小卻幸,你說這不是緣分,那什麼才是?

畢業之後,我決定到英國去找他,他支助我研究所的學費,我住在宿舍裡,我們也常常見面,但礙於他的孩子每隔幾周就會和他一起住,所以我沒有辦法正式和他同居,相愛容易相處難,我們為這個原因吵了很多次,如果他真的有心和我早到最後,為什麼就是不願意介紹孩子給我們認識呢?

我不想要當他的地下情人,更沒有興趣永遠只是個「女友」,當他和孩子們、自己的姐妹們一起在花園裡玩耍跟種花時,他們之間就是「我們」,而我只是「你」,一個被排除在外的身分,這真得是我要的未來嗎?或者,我們真的有未來嗎?

這個問題在我腦海裡不斷的繚繞,雖然和他再一起之前,我就知到他本來就有自己的孩子,即使和前妻分居了,但孩子始終是他的血脈,我並不要求他為我放棄一切,但至少讓我融入你的的一分子有這麼難嗎?

再經過多次的討論之後,Jarvis才將我介紹給他們的孩子,但我的介紹身分卻是「爸爸的好朋友」,即使我開始參與他們的家庭生活,但仍然就像是局外人一樣,這讓我感到非常的難過,最終我對這段沒有未來的關係感到死心,決定好好享受當下,畢業之後,我應該找尋真正的幸福。

我沒有和Jarvis說畢業後我們就分手,因為我不想搞得好像在逼婚一樣,但就在我要畢業的前三個月,我正式和他分手,當下他並沒有挽留我,只是尊重我的決定,從那天之後,我們便沒有再連繫彼此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